1. 首页
  2. 财经要闻

动迁房抵偿新黄浦5.14亿预付款,始作俑者已全身而退,接盘方再现晨鸣系资本

《动迁房抵偿新黄浦5.14亿预付款,始作俑者已全身而退,接盘方再现晨鸣系资本》全文共计: 2694 字,请耐心阅读!

9月26日,在多次延期后,新黄浦(600638)终于回复了上交所关于5.14亿预付款事项情况进展的问询函。

根据公告,截至目前,江苏钢贸已向公司累计支付现金1亿元,汇锦置业已配合完成36套房屋网签手续。即便如此,笔者发现后续履行依然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抵偿资产有诸多瑕疵,变现变数大

事实上,早在1年前,上交所在新黄浦的2019年半年报中对这笔预付款的违约追索情况发问,公司也是多次延期后对西商钢贸的业务模式和合同情况进行回复,当时的回复显示:公司及主要股东与西商钢贸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或潜在利益安排,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而在2019年年报公布后,新黄浦又收到了来自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问询函的核心问题还是要求公司说明向西商钢贸支付5.14亿预付款项的商业实质,以及是否存在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予以补充说明。

因此,会计师无法判断这一预付款项商业实质,新黄浦公司2019年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

直到9月初,这笔扑朔迷离的预付款有了书面的解决方案。公司控股子公司欣龙新干线供应链(上海)有限公司与江苏西商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签署了《债务结清协议书》,以解决5.14亿元钢贸预付款问题。

根据最新的回复函披露了更多细节,想要以房抵债实则困难重重。

例如用于抵销江苏钢贸应返还欣龙新干线的相应金额预付款的房屋资产是汇锦置业持有的,而汇锦置业原系西本新干线全资子公司,不过在2020年9月17日股东变更为上海元锦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

另外,截至2020年9月21日,总计44套标的房屋其中有8套房屋抵押给了建设银行上海第二支行,对应部位抵押融资额约2600万元,还未完成抵押撤销手续。

更重要的是,标的房屋里还有27套动迁安置房,而在《房产转让协议》中明确,未能按期完成将上述27套房产的性质由动迁安置房改变为可自由流动的商品房的,欣龙新干线有权解除本次房屋买卖交易。

最新的该协议约定的2021年10月31日前完成27套房屋性质变更或未能完成需支付1.6亿元的条款均对江苏钢贸具有法律约束。

先撇除这些房屋的流通性以及过户环节的不确定性不说,江苏钢贸目前资产净额仅为5582.5万元,一旦发生点意外导致动迁房权益无法及时变现,江苏钢贸能履行剩余债务的可能性也非常小。

另外,会计师意见显示西商管理拟转让给欣龙新干线的27套安置房来源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可见这本就是一个精心布的局。


根据新黄浦公告显示,执法部门发现,彼时公司董事长仇瑜峰及其关联方与西商钢贸及其关联方或所控制的企业之间存在密切资金往来,尤其2019年公司向西商钢贸支付5.14亿元贸易项下资金,且上述贸易业务由仇瑜峰引荐,可能存在仇瑜峰及其关联方实际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这也意味着仇瑜峰推动与西商钢贸合作的目的可能是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

2017年底,他的中崇投资以12.41亿元接盘盛誉莲花基金后,又以二股东身份在次年强势踢走时任新黄浦董事长程齐鸣,成为新黄浦董事长。

在今年7月,仇瑜峰将盛誉莲花基金1.15亿股、中崇投资3191万股,合计21.84%股权卖给博泰城鑫,对价只有三亿元,相比当初入主时候要亏了近10亿。

到了8月18日,新黄浦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仇瑜峰先生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之职。而新上任的董事长赵峥嵘则有几十年的金融机构从业背景,还是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监事长、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

自此,新黄浦正式告别仇瑜峰时代,不过,他之前留下来的烂摊子并没有随他离去而解决。

晨鸣系再次介入,旨在扩张金融版图?

据天眼查APP显示,此次接盘的博泰城鑫是6月份刚注册的新公司,股东为博泰集团、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城鑫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65%、35%股权。


博泰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江西地产商人章新明。2017-2019年,博泰集团营收分别为3.03亿、2.86亿、2.98亿元,净利分别为3768万、4271万、4551万元。

而另一股东城鑫商务则由自然人贾志伟和李振分别持股50%,从天眼查穿透信息可以发现,该公司现任股东贾志伟和历史股东任中一与利得科技以及晨鸣纸业(000488)有股权或者任职关联。


晨鸣纸业早在2017年上半年就曾参与举牌新黄浦。当时,一位名叫王丁辉的人士以盛誉莲花的名义举牌新黄浦,共收购新黄浦9972万股(17.77%股权)。

王丁辉除了2亿元自有资金外,通过融信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担保向寿光东方宝鼎家具有限公司(简称 寿光宝鼎 )融资约5亿元。彼时寿光宝鼎的股东胡国英也是上海利得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同时也是寿光晨鸣的股东。

近年来,晨鸣纸业不断扩大金融版图,金融板块已成为晨鸣纸业第二主业。除较早开展的融资租赁业务外,晨鸣纸业还涉足银行、期货、保险以及资管等,是南粤银行、金信期货第一大股东,今年又接手中国华融出售的青海地方AMC华融昆仑75%股权。

而新黄浦则拥有不少金融牌照,例如中泰信托、大成基金、两张期货牌照(华闻期货、江西瑞奇期货)以及都邦保险等,一直以来是资本市场人人想争的香饽饽。

回过头看新黄浦这几年业绩表现,2017-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8.1亿、10.98亿、13.16亿元,净利分别为6.1亿、5.85亿、-5.42亿元,其中2017年、2018年盈利是靠靠出售鸿泰房产股权分别实现投资净收益9.83亿、9.73亿,扣非后实则已连续亏损三年,转型需求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二股东的盛誉莲花以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为21.84%,非常接近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以及其信托持股合计的25.06%。上任董事长虽然故事已经剧终,但留下来的烂摊子还没告一段落,而一场新的资本大局或将马上上演,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蓝鲸资本 金磊 jinlei@lanjinger.com)


谈股论金网财经频道直达:http://www.badrequest.cn/caijing/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drequest.cn/caijing/caijingyaowen/523.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谈股论金网不为内容负责。

标签: 动迁房抵偿新黄浦5.14亿预付款,始作俑者已全身而退,接盘方再现晨鸣系资本{$}